种植病害

种植户:我种的菜我从来不吃!看传统农药与生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6-19     浏览次数:    

 
 
 
 
 

民以食为天,这句古话可见农业生产在国人心中的地位,几千年的传承以来,我们一直是以农业经济为主导。时至今日,虽然工业化城市化高速发展,但是毕竟我们是有着14亿人的超级人口大国,农业为本,是永远也抛弃不掉的话题。

回到农业种植上来,小编今天要讲的是微生物菌剂在农业病虫害防治上的应用与现状,更细分的话 就是微生物农药的应用。虽然,带着农药的字样,但是微生物农药与传统化学农药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1.jpg

 

 

01
 

 

 

说起农药,这里就特指化学农药吧,我们的父辈比我们懂的多,接触的多,六六六、敌敌畏、滴滴涕等,化学农药诞生可以说是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明朝时期,欧洲人就已经开始了解化学物质杀虫了,诸如砷、汞、铅等的有毒化学物质就被用在农作物上以杀死害虫。二战期间,一个瑞士的化学家,发现了DDT(滴滴涕)的杀虫效果,让我们又爱又恨的农药开始诞生,随着全球人口爆发式增长,为了养活更多的人,化学农药的使用的确为增产带来了很大的作用。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农药普及使用,而我国开始使用已经到70年代了,但是短短的50年间,农药使用的整个变迁史,我们的父辈感受更为深刻。

 

化学农药的好处是杀虫能力强,化学稳定性高,能有效控制病虫害,确保作物产量不受大的病虫灾害损失。

但是,随着农民的长期使用,病虫也有了越来越高的抗药性,我们不得不加大剂量,研发毒性更强的杀虫剂,任何一种产物的诞生没有对错,就看你如何对待,随着农药的广泛滥用,导致了深度的负面影响。化学农药的杀虫能力强,反过来说它有很高的毒害作用,误伤其他有益的农田生物,鸟类,昆虫 蚯蚓再也不是我们农田里的常客。化学稳定性,更是意味这,农药残留时间更久。

     曾经就有人说,我们家种的东西我从来都不吃,这与我无关。可能很多农民也都是这种想法,但是现在的社会,哪能保证自给自足,你用我用他也再用,你是躲也躲不掉的,这是大义。说道私利,农药残留期基本上往30年以上数,这些残留农药直接是土壤的物理性发展改变,使土壤酸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 农作物产量质量下降,你就不得不给你的田地买更多的“补品”,这笔账相信农民朋友都有一把经济尺。

 

2.jpg

02
 

 

 

      说了这么多传统化学农药,接下来小编就开始说微生物农药,化学农药的各种问题以及人类、动物和环境的健康问题推动着微生物农药的发展。

       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开始研究苏云金芽孢杆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 简称Bt)杀虫剂,60年代就已工厂化生产Bt菌剂、白僵菌菌剂等微生物杀虫剂、防治大豆菟丝子菌剂,并研制出灭瘟素、春雷霉素、井岗霉素等抗生素。

      截止到2019年3月,我国微生物农药共468个登记,涉及22种有效成分以及 205家生产企业。登记数量最多的前三大产品是苏云金杆菌、枯草芽孢杆菌和蜡质芽孢杆菌,占了总数的73%。

 

 

03
 

 

 

 

苏云金(芽孢)杆菌(简称Bt)是一种昆虫病原细菌。作为开发最早、最成功的微生物杀虫剂,苏云金杆菌杀虫剂已在农业、卫生杀虫、森林害虫防护等领域广泛应用。苏云金杆菌产生的毒素对多种害虫有特异的毒杀作用。它有很多变种,由于各变种所含蛋白晶体的结构不同,其毒力和适用的害虫对象也不同。

 

在我国,苏云金杆菌产品的登记有200个左右,占到生物杀虫剂的95%以上,防治对象类别也很多。其全球商业化应用已有60多年的历史,多年来一直被认为是安全的生物杀虫剂。最初认为它仅对鳞翅目昆虫有毒性,而对哺乳动物和非靶标生物无毒。但是,随着对苏云金杆菌研究的深入,每年都有新的菌株和毒素被鉴定出来,其杀虫谱越来越广,安全性也受到极大质疑。

 

枯草芽孢杆菌可以在植物体表利用有害病原菌的分泌物进行繁殖,通过与病原菌竞争生存空间来达到防治病害的作用。在中国农作物生防体系中,枯草芽孢杆菌占据的位置最高,登记的菌株种类也最多,达到60%以上,登记的作物有10种以上,能防治多种病害,比如白菜软腐病、柑橘树溃疡病、水稻白叶枯病、烟草青枯病等。

 

蜡质芽孢杆菌属低毒、低残留、不污染环境的微生物源杀菌剂,主要应用于防治土壤传播的细菌性病害,如姜瘟病、茄子青枯病、辣椒青枯病等。它能通过体内的SOD酶,提高作物对病菌和逆境危害的清除能力,调节作物细胞微生境,维持细胞正常的生理代谢和生化反应,提高作物的抗逆性,加速其生长。

 
04
 

 

 

近年来,我国的生物农药发展很快,已有二百多家生产企业,产量已有较大规模,在农业生产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叫好不叫座”是生物农药长期以来难以摆脱的尴尬境地。与化学农药相比,生物农药的销售单价往往贵一些,但是与使用传统农药的长期维护的综合成本相比价格差异没那么明显了,但是考虑短期的成本问题,大多数的农民还是愿意使用化学农药。

看看大洋彼岸的 美国,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同样是农业大国。但是美国在生物农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从20年前开始推广使用生物农药。过去20年里,美国市场上推出的生物农药包括生物杀虫剂、生物刺激素、SAR诱导素、交配干扰素、激素、根系共生真菌、有益根际细菌和放线菌等,让美国农民可使用许多经济有效的生物农药替代化学农药。

2015年,生物杀虫剂和生物杀菌剂在美国几乎各占半壁江山(其中生物杀虫剂份额稍高3%~4%),共占销售总额的90%左右。

随着消费者对果蔬产品(不仅有机产品)化学农药残留量的要求不断提高,食品企业都在要求供应商满足这些需求。这就迫使种植者选用新型的虫害治理方案,尤其是生长季后期所需的虫害防治产品。

生物农药,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叫好又叫座。码字不易,小编也推下自家产品、希望大家多多使用生物农药,造福子孙,福泽千古。

135图像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001272812
浏览手机站